培育钻石网
更多分类

培育钻石能否“一颗永流传”?

2021-11-29


来源 | 乐晴智库精选
"培育钻石技术实现突破时间尚短,培育钻石从行业生命周期来看,行业处于发展初期。"
近年来,毛坯天然钻石产量呈现不断下降趋势,但全球钻石消费需求却不断增加,供需失衡趋势为培育钻石发展带来了机遇。
培育钻石又称合成钻石、人造钻石,是在实验室中生产的钻石,与天然钻石在化学成分、晶格结构、物理性能等完全相同。

资料来源:CARAXY, 行行查

处于发展初期
天然钻石行业具有稀缺性,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目前已处于成熟阶段,消费诉求主要侧重奢侈消费和价值收藏。

培育钻石技术实现突破时间尚短,从行业生命周期来看,行业处于发展初期。

市场消费需求快速增长,供给能力与消费需求存在一定差距,且培育钻石企业的研发实力、工艺水平和质量控制能力要求都远高于一般人造金刚石企业,因此行业进入门槛较高,竞争相对较小。

资料来源: 贝恩咨询《全球钻石行业报告》
从成本来看,天然钻石成本高于培育钻石,因此在各方面属性相同时,培育钻石的价格竞争力优势明显,价格只有天然钻石的1/3左右。

2020-2021年随着大颗粒培育钻石(5克拉以上)加速规模化量产,单克拉的生产成本继续大幅下降,人造钻石而纯净度、色度等性质仍在大幅提升。

未来无论是零售价还是批发价,培育钻石相较于天然钻石都仍有较大下降空间。

图表来源:行行查

培育钻石产业链
培育钻石与天然钻石产业链格局类似,在天然钻石产业链中,上游主要为毛胚钻石采矿商,中游为钻石的切割与抛光,下游为钻石的零售。

而在培育钻石产业链中,上游的毛胚钻石由矿场挖矿转变为实验室人工培育,培育的方式可分为两种:一种为高温高压(HTHP),另一种为化学气相沉积法(CVD)。

上游毛胚钻石生产大多由中国公司完成,中游的钻石切磨加工过程集中在印度的苏拉特,而下游的零售多数供应于美国市场。

其中上游毛石和下游终端消费的利润较高,约在60%左右,而中游利润低,仅为10%左右。

资料来源:行行查
上游:毛钻生产,主要产能在中国
受地理条件限制,天然金刚石产能主要集中在南非、扎伊尔等地,而培育钻石的产能大部分集中在中国。

根据贝恩咨询,2019年全球天然原钻产量为1.39亿克拉,而培育钻石产量为600万克拉左右,渗透率约为4.3%;2020年天然原钻产量约下滑2800万克拉至1.11亿克拉,其中ALROSA、DEBEERS、RioTinto等几家公司产量分别为29.29百万克拉、26.67百万克拉、14.1百万克拉。


截止2020年末,合成钻石全球培育钻石产能大约在600万到700万克拉之间,渗透率仅为6%。其中,中国培育钻石产能约在300万克拉左右。印度的产能约在150万克拉,占全球总产能20%左右,其余产能分布在新加坡、美国、欧洲、俄罗斯等国。

中国天然钻石产量少,但中国培育钻石毛石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40%-50%,未来培育钻石的行业景气度上行,利好国内的培育钻石生产公司。

未来随着培育钻石产量的加速增长,行业渗透率有望得到提升。

资料来源:贝恩咨询《全球钻石行业报告》, 行行查
培育钻石产业链上游涵盖生产设备及金属触媒等原材料供应,以及培育钻石毛坯的生产,主要有HPHT和CVD两种方法。

从生产技术角度而言国内主要采用HPHT法生产,而全球其他地区基本采用CVD法生产钻石。

由于中国公司在合成金刚石领域有深厚积累,几乎垄断HPHT法生产工业金刚石的产能,经过技术改良后容易切换到培育钻石,目前中国约占全球HPHT法培育钻石产能的90%。


中国作为培育钻石产业链的上游,国内金刚石企业正由几十亿的工业金刚石行业向千亿级培育钻石行业升级中,成长空间巨大。

中游:切磨加工,印度是全球的切磨中心
中游为加工市场,主要对培育钻石毛坯进行贸易、加工和设计镶嵌。印度是全球培育钻石的切磨中心,培育钻石和天然钻石共用加工产业链,全球90%的钻石加工都是在印度完成。

根据贝恩咨询《2020-2021年全球钻石行业研究报告》,2015-2020年印度进口全球80%以上的毛坯钻石,2020年印度的毛钻进口量达到95%,印度钻石切磨加工集中在苏拉特等地,形成了高度集中的加工产业集群。

中国钻石切磨工厂分散在广东、广西、河南、湖南等地。培育钻石和天然钻石共用印度切磨产业链资源,在印度切磨加工后的成品钻石销往世界各地。

下游:美国消费市场最成熟
培育钻石的下游为零售终端以及相关的配套服务产业,下游消费需求中占比最大的分别为自身消费、酬谢赠礼、结婚订婚等,市场目前处于快速崛起状态。

从零售品牌数量来看,美国拥有25个培育钻石品牌,中国拥有19个,欧洲有9个。

美国是全球培育钻石市场发展最成熟的市场。随着传统珠宝商戴比尔斯、施华洛世奇等纷纷进入培育钻石市场,培育钻石需求逐步扩大。

环保优势和高壁垒
相对于天然钻石开采,培育钻石更为环保,无需采掘并可以保护地表环境,大幅减少土地消耗、碳排放(为天然钻石开采的1/2)以及水资源(仅为天然钻石的1/7)等;且在劳工保护方面大幅优于天然钻石开采,培育钻石在厂房内极少发生安全事故。

培育钻石对环境影响更小:


培育钻石是在实验室中通过科学方法人工合成。

相对于天然钻石形成的不可控过程,其成色、尺寸、颜色等均可通过优化合成方法和技术实现,因而产品种类多样,满足下游不同需求,具有更高的可控性。

培育钻石行业属于重资本投入型,短期之内没有足够资金支持的话,不可能对现有的龙头造成冲击。

在技术扩散方面,全市场对于原材料、生产、工艺一体化深入了解的技术人员稀缺,技术扩散的进程会比工业金刚石的慢很多。

由于培育钻石和工业金刚石不同,其生产周期很长,如果没有相对的数量,即使厂家拥有相关的一些技术,也无法打开市场。

全球市场格局
美国的通用电气和阿波罗、英国的第六元素、日本的住友、俄罗斯的新钻科技、新加坡的IIa科技等集团公司,在全球培育钻石界都有了广泛的知名度,比如DiamondFoundry、Lightbox、Diama、GEMESIS等培育钻石品牌产品,正逐渐由国外市场向中国国内渗透。和天然钻石的市场一样,在行情启动之前就占领培育钻石高端消费市场。

2021年5月,美国最大培育钻石品牌DiamondFoundry获得2亿美元的融资,预计在2022年底前提升5倍产能,年产量达500万克拉(相当于戴比尔斯2020年天然钻石产量的1/4)。

珠宝品牌潘多拉在2021年5月宣布将停止使用天然钻石,并推出了首个实验室培育珠宝系列PandoraBrilliance,计划2022年投放在英国市场。

全球培育钻石产能分布:

资料来源:《全球钻石行业报告》
我国基本主导着全球超硬材料市场,人造金刚石销量占全球市场的90%以上,立方氮化硼占全球市场的70%以上。

我国超硬材料行业产品质量从整体上已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但占据的市场份额大部分为中低端市场,高端市场依然被欧美、日韩等发达国家占据。

产品单价和附加值较高,该市场的高端依然由英国的元素六公司、美国的合锐公司、韩国的日进公司所主导。

2020年,目前国内培育钻石厂商已经能批量稳定生产3-6克拉钻石毛坯(对应1-2克拉培育钻石饰品),颜色可达最高可达D色,净度最高可达VVS,在4C标准上已达到较好水平。

国内市场方面来看,河南省是国内培育钻石企业重要聚集地,市场份额占到全国的80%以上。其中郑州市、许昌市、南阳市、商丘市等地存在集人造金刚石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金刚石产业集群。

涌现出中南钻石、黄河旋风、豫金刚石、力量钻石、惠丰钻石、联合精密等一批知名的金刚石生产企业,河南省人造金刚石产业链完整、配套齐全,具有明显的地域优势。

目前全球掌握CVD培育技术并实现量产的培育钻石毛坯生产商主要集中在美国、欧洲、中东、印度、新加坡等地。

中国的CVD技术起步较晚,但发展快速,以杭州超然和上海征世为代表的国内厂商在CVD技术上已逐渐成熟。

根据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超硬材料分会数据,目前国内生产人造金刚石的六面顶压机数量约为10000台。

其中2019年末用于培育钻石的压机数量为1500台左右(对应约130万克拉/年产能)。

预计2020-2021年以中南钻石和黄河旋风为主的厂商开始产能扩张,并将原有部分工业钻石的产能向培育钻石切换,到2021年全国培育钻石的六面顶压机产能将达到3000台左右,其中新增产能多为650型号以上产能。

培育钻石作为全球钻石消费的新兴选择之一,在品质、价格、环保和科技等方面具有明显竞争优势。

随着培育钻石合成技术不断提高、市场消费理念和消费习惯改变,行业关注度和市场需求显著提升,已成为人造金刚石行业最重要的发展方向之一。
来源:阿尔法工坊